探索的代价

很多人喜欢诗和远方,不屑眼前的苟且,比如现在的我。

有的人选择“世界那么大,我要去看看”,比如我。

这不是任性,不是洒脱。只是一个判断而已。

人的寿命是有限期的。在这个有限的时间内,我们真想获得的到底是什么?在当下ROI最高的到底是什么?有哪些事是现在可以做,以后做不了的?我到底想要的,需要的是什么?

对于一个生命,最重要的维度是时间。《淮南子·诠言训》:“龟三千岁,浮游不过三日”,对于龟和浮游所经历的一生无法相提并论。几千年前,人能活到成年全靠运气,生育后代就算完成人生大事。但是现在,我们这一代人活到100岁也稀松平常。所以我们需要考虑的早就不是成年后赶快传宗接代,以免英年早逝。我们需要想的是后80年怎么活。

时间是生命的必要条件,但不是充分条件。人生在世不得不考虑物质基础,说白了就是钱。没有钱活不下去,但是有了钱也不一定享受着人生,毕竟人是有思想的。每个人对于钱”度“的把握都不一样,造成了无止境的纠结。把钱的事情想清楚了,生活会轻松很多。

最后,我们还要满足精神世界。也就是追求。追求是无止境的,追求的过程就是探索的过程。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在一个时间范围内物质和精神的博弈平衡过程。时间是人生最大的成本,一生中我们都是在选择用时间换取物质还是精神的选择中度过。如果你追求的精神世界恰好也是物质构建过程,那么你很幸运,即使只有一个阶段也要好好把握住。

为什么诗和远方?这就是一个判断。算一算口袋里的钱,看一看脑袋里的想法。

这其实是一个数学问题:“ 探索与收获的取舍问题 (Explore/Exploit Tradeoff) ”。通俗讲就是“你到底应该花费精力去探索新的信息,还是专注于从已有的信息中获得收获?”

解决这个问题的数学家是John C. Gittins,他提出了著名的“基廷斯指数 (Gittins Index)”。

The Gittins index is a measure of the reward that can be achieved through a given stochastic process with certain properties, namely: the process has an ultimate termination state and evolves with an option, at each intermediate state, of terminating. Upon terminating at a given state, the reward achieved is the sum of the probabilistic expected rewards associated with every state from the actual terminating state to the ultimate terminal state, inclusive.

基廷斯指数

讲人话就是每次探索都有代价。放在人身上讲,年轻人喜欢冒险,老年人喜欢在熟悉的环境中享受,都是这种计算的结果。

所以,世界那么大,何不去看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